大象無形,大音希聲

  大象無形,大音希聲

  作者 | 燈詩 主播 | 竹子

  編輯 | 安般蘭若()

  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獨的過冬。

  直至今年的冬天,2020年這樣一個飄雪的冬天,大片大片的雪花,輕舞飛揚,在天與地的盡頭,瞬間融入,冬天竟也不再孤獨。

  這里有陽光,有風雪,有溫暖,有真情,有飽經風寒后的愛與純良。

  他們就像風一樣,大象無形,雖然沒有形狀,但是無處不在。

  很多時候,日子不免會渾渾沌沌。累到身心疲憊,也渴望被上天憐惜的那一天,上天卻總是沒能給到這個機會,反而,時間讓深的更深,淺的更淺。

  很多時候,每每全力以赴一生追求的,到頭來也只有那片雪花,不經意瞥見,而后,隨風雪花落地,被埋入到這棲息之地。

  而在此刻,站于這寒風之中,雪花落滿肩頭,伸出雙手讓飄雪飛入掌心,恰似歲月靜好,月光微醺,仿若初心的開始,那樣的簡單純樸。

  它不矯揉造作,不爭搶顯露,一聲沒有,卻已在心間聚集了巨大的力量。

  正可謂“大音希聲”,此時的無聲卻真正涵蓋了一切的有聲之音。

  想起曾經的磕磕絆絆一路走來,誰是經歷的主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能夠清醒的認識到你是誰,把每一件事做好。

  那么,總有一天會在云歸深處,找到當初的美好。

  往事不堪回首,一切過去的都將不再重來。

  老子云:“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strong>

  精神,信仰,理論,道德......大象無形,卻力量無盡。

  一幅美艷絕倫的水墨畫,一盞余熱仍存的照明燈,和那些邊防駐崗孤獨的堅守者,大音希聲,卻驚雷鼓震。

  對于老子“大音希聲”的理解,專家,學者和文學愛好者均各有千秋,而我從最普通的小小公民的角度去理解他,就是一種“無聲”的力量,對某一事物通過感觀,理念,通過無聲勝有聲的力量去發現美,挖掘美。

  因此,這大音希聲又何嘗不可以稱之為一門博大精深的藝術呢?

  “綿綿若存,用之不勤?!?/strong>

  宇宙天地萬物,繁衍創造,延綿不絕,永恒持久,動靜有時,就如同蟲鳴鳥語,流水潺潺,萬千旖旎。

  又像那些靜默無聲的孤獨堅守在某一樸素崗位的老師,作家,工人,醫者,他們的身影穿梭在大城小巷,各色各樣,竟像融進了水墨畫中沉默不語,無息無聲。

  提到水墨畫,非常喜歡一位敬愛而普通的人民教師的作品,因著愛好而利用業余時間習學作畫,從花鳥到竹菊,從云霧到墨荷,從亭榭到山水,無一不活靈活現,又都是靜謐無聲。她家中的門上,墻上隨處張貼著每日勤奮的習作。

  水墨色彩并不雜亂,紅、黑、黃、綠,幾筆勾線,梅蘭竹菊便躍然紙上,隨著老師莊重的蓋好印章,作品完成。

  我只能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些曲調高深的畫作深思,沒有喧囂,不圖炫目,一只毛筆,一塊料盒,便在那張潔白的方寸間映刻出大大小小的葳蕤繁祉。

  她的許多畫作,我都默默的做了收藏,也許這位老師的作品并不是最好的,但如她這樣的堅守者卻一定不會孤獨。

  十年如一夢,在而今的事實人非面前,我們的物質世界越發達,我們的精神家園就越花果飄零。

  天地間從無到有,把物質拋在外,就剩下人心和肉體。

  那些寂寞,無聊,孤獨和無人懂,全部都發自內心的感慨,看不見,摸不著,卻時時折磨著人心。

  回頭來看,從午夜到夢回,從多情到苦惱,從常無的妙處到常有的邊界。

  也許悲傷無望,卻有充滿想象的未來,看似無聊,卻是持久永恒的生活。

  也許你認為最重要的機會正被命運捉弄而白白錯過,但上蒼絕不會放棄每一個相信并記掛他的人。

  大概這就是命運的奇妙之處吧。

  作者:燈詩()喜歡散文,詩歌。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追尋。燈如蓮,詩若荷。愿將心間的美好,幻化成一縷風骨柔情,躍然一紙素心靜美,伴著陣陣墨香,與文字共舞,只為那字里行間的丹心一片……

  主播:竹子()安般蘭若簽約主播,浙江傳媒學院播音主持專業畢業,原浙江人民廣播電臺文藝臺播音、主持人。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