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村里辦展的藝術家,是真正的浪漫主義接班人

  中國最先鋒的藝術寶地是哪?

  不是超一線城市的北上廣深,也不在富庶地帶的江浙滬,是荊州。是的,就是那個在網上被流傳為匪城的湖北荊州。

  2019年12月,當代知名B站藝術家李翔偉與他的21個好朋友齊聚荊州,攜57件藝術作品參與了中國著名當代藝術展——“鬼打見:第四屆新風村雙年展”,一同為從八線躍升到三線城市的荊州做出了不可磨滅的文化貢獻。

  第四屆鬼打見——新風村雙年展官方海報

  22位來自五湖四海的藝術家把自己的裝置、錄像、繪畫、行為等各種形式的作品,或是專門為鬼打見一展創作的作品,布置在兩層的展廳里。

  雙年展現場盛況

  參展藝術家名單:旱地,李巨川,李朝暉,李翔偉,李科,劉江灝,馬怡冰,馬可,慕容亞明,宋文武,孫逸飛,陶陶,王慧,肖磊,西泥弗斯,許敏,原佳瑞,楊濤,張嘉維,張小迪,鄭遷,吳俊豪。

  如果你不熟悉這些名字,沒關系,最近在微博風頭正盛的標語藝術家李翔偉(這只是他的頭銜之一)你應該知道吧。他在展覽前挑了某片荊州土地,創作了新作品。你可能在微博上看過,有點印象。

  展前李翔偉與另外三位藝術家朋友一起用無人機拍攝的新作

  這是李翔偉部分發表于微博的流行作品:

  我在這里等你 / 時代不同了

  任何一個平面都可以成為李翔偉標語作品的搖籃,充斥著反叛的黑色幽默的語句和荒誕的反差感,備受都市青年的追捧,每個人都幻想自己是創作中的李翔偉。除了標語作品之外,李翔偉還有一個被大眾所熟知的成名作:《波西米亞狂想曲》。那是一個由土味視頻混剪的2分45秒影像藝術品,土味和幽默包裹著尖銳的對當下生活的諷刺和李翔偉的情緒宣泄,在微博和B站上瘋傳。想看可以自己去搜。

  受夠了城市機器擠壓的年輕人,非常享受這種破壞都市規則的場景,也熱愛用村兒里超大字號的政治氣質的標語自嘲無力的生活,透著一種發自肺腑的返璞歸真、對自然的向往和對城市的蔑視。

  看了這些, 你應該能了解到李翔偉是一個什么樣的野生藝術家,也應該能或多或少的體會到與李翔偉一起辦展另外21人是什么氣質。

  接下來,讓我們一起窺探一下中國當代先鋒藝術家們的游樂園——新風村雙年展。

  這一切要從四年前說起。

  2016年,荊州市荊州區的新風村的旁邊,舉辦了一場名叫“玩玩——新風村雙年展”的藝術展。展如其名,不是什么正經嚴肅的展覽,也沒有眾所周知的藝術家。甚至連展覽的名字都定得很隨意——荊州城郊有個地方叫拍馬村,所以展覽原本想叫“拍馬村雙年展”,但是有人說:“ 叫個鬼的拍馬啊,拍馬離這里還隔著幾條大馬路,哪里拍得到那么遠啊...”的確不是很嚴謹,所以就改名成定位比較精準、離展地比較近的新風村。2016年12月5號,“玩玩——新風村雙年展”正式拉開帷幕。

  新風村雙年展發起人暨第一屆雙年展參展藝術家楊濤在他的公眾號里這樣寫道:“展覽不會宴請五湖四海的賓客,也不會舉辦花枝招展的開幕式,當然也不會有妙語如珠的研討會。作品擺在那里,意義便呈現在那里,所以主題就是“玩玩”,完整的名字便是:“玩玩”——新風村雙年展?!?/p>

  第一屆玩玩——新風村雙年展官方海報

  就像大多數首屆藝術展一樣,新風村雙年展參展的嘉賓寥寥無幾,算上發起人也只有五個人。但這并不影響藝術家們辦展的熱情。根據創始人楊濤當時的記載,場地在長江大學的展廳1-2層,一共600多平米的面積,設計古怪,凹凸如迷宮,好似當下令人捉摸不透的中國藝術。藝術家們各自挑選場地,自行操作作品的布置。

  或許在“玩玩”落幕后,并不會有所謂的第二屆展覽。但可能是因為展覽得到了金主某藝術公司的支持,第二屆“拍馬”、第三屆“肱二頭肌”就這么辦起來了。至于展覽為什么如此命名,也并沒什么了不起的理由。就像第四屆的“鬼打見”一樣,“拍馬”、“肱二頭肌”和參展作品的主題沒有半毛錢關系,非要解釋的話,只是想通過這種沒有半點關系的詞,展現這個展覽荒誕的取向趣味?;蛟S是被這種趣味吸引,參展的藝術家逐年遞增,從第一屆的5個人,到第二屆的19個人,到第三屆的21個人,再到今年的22個人。似乎是個好兆頭。

  左圖:2017年“第二屆拍馬——新風村雙年展”官宣海報

  右圖:2018年“第三屆肱二頭肌——新風村雙年展”官宣海報

  不像其他藝術展那樣,策展人和主辦方對參展作品有極大的話語權,新風村雙年展只根據藝術家的創作狀態來挑選參展人選,并不會對藝術家預設主題,也不會以任何形式干預藝術家的參展作品。這個展覽除了人是確定的,其他一切隨緣,任由藝術家們操縱。

  所以在新風村雙年展,你可以看到:

  在展廳修門的藝術家西泥弗斯(李昊)

  第四屆在展廳里聚眾玩絕地求生和平精英的藝術家們

  同時你也可以看到:

  第二屆在長江邊曬太陽的藝術家們

  第二屆開幕式上站姿拘謹的部分藝術家

  開放、野生、不確定,是這個展覽和這群藝術家的天熱特質。

  鑒于跨時四年的四屆雙年展作品過多且資料過少,于是我小心謹慎地節選了部分作品供大家品析,不做多余解讀。

  第一屆“王元元:Oh,該死的”系列部分作品:

  一個拍照區的誕生

  根據發起人楊濤的標注,一個拍照區的誕生的創作理念是:“在一片鳥不拉屎人不踏行的廢棄空地前,藝術家每天邀請不同的志愿者過去拍照,直到大眾也許在某種從眾心理的引導下,也開始過來拍照留念。公眾和志愿者都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在這片荒無人煙的廢地上創造了一個拍照區?!?/p>

  這個系列下還有一個很有趣的作品:《被抹掉最后一句話的桃花源記》。桃花源記的最后一句話是“后遂無問津者”。

  第一屆參展作品楊濤:玩笑

  觀念之神眷顧了繪畫藝術 80x60cm 布面油畫 2015

  第二屆參展作品

  邸特綠:《我給冷軍頒的獎品但是他一直都沒有來領》2017 現成品

  第四屆參展影響作品《撫平傷痕》

  作品中的人用指甲在腹部刮出“我恨你”三個字,然后慢慢地用手掌輕撫這幾個字,直到這幾個字消失。

  《撫平傷痕》的影像截圖

  第四屆參展影像作品《一切都過去了,生活還在繼續》,錄下了馬桶沖走的“我愛你”。

  《一切都過去了,生活還在繼續》的影像截圖

  第四屆參展裝置作品《1000顆金蛋》by 李巨川

  《1000顆金蛋》的局部現場實施圖

  該作品的結局

  《1000顆金蛋》的結局圖局部

  第四屆參展影像作品 《You Tube》by李翔偉

  《You Tube》的現場展示方式

  第四屆參展裝置作品《共享》,作者馬怡冰在展覽現場放置了幾輛共享單車,并設置了一段盲道。如此真實的城市風景。

  《共享》 裝置

  這也配叫藝術?也許很多人看了后會發出如此質疑。

  發起人楊濤早在2016年第一次辦展的時候就給出了答案:“展覽本身并沒有什么新意,也不具有多大的學術價值,也無意成為群魔亂舞的中國當代藝術的一塊邊角料。它更多地像一場鬧劇,一場認真而任性的鬧劇,一出鄉村巴洛克似的八線城市篷車演出?!?/p>

  藝術家們圖個痛快,觀眾們圖一樂。不用顧慮正名,不用在乎歸屬,甚至不用糾結自己是不是藝術家。創作嘛,開心就好。生活嘛,也不就是用來嘲諷的。何必較真呢。

  哦對,17年第二屆新風村雙年展舉辦時,荊州當地一個吃喝玩樂公眾號把雙年展作為一個重要的藝術活動,認真地推薦了一下。和藝術家們在創作時一樣認真,可面對這些彌漫著荒誕氣息的作品又有些荒唐。不知道如果當時展覽發起人看了推送后,有沒有想過把那篇推送納入下一屆展覽。

  17年當地公眾號做的雙年展推送,文中的第一句話是“看生活的每一眼,都有一個角度”。

  新風村雙年展并不只是一伙熱愛藝術的人自娛自樂這么簡單,他們對生活的態度需要喊出來,他們對社會的關切需要被看見。

  2020年還會有第五屆新風村雙年展嗎?我期待它會出現。

  注:

  ·以上任何關于人物、地區、組織等頭銜皆不屬實

  來源:無需在意

  ·以上全部內容皆屬實

  來源:公眾號“亞細亞水庫” 、公眾號“夾山蓋梁藝術小 組”

  ·有作品出處的已全部標注

  編輯=馬喬

  插圖=態萌

  如果想看更多腦洞問題,可以回復這些關鍵詞:

  害 | 撒貝寧 | 三觀怪 | 克蘇魯 | 粵語 | 爛演技 | 王妃

  沙雕 | 日歷 | 飯圈 | 哭窮 | 嗑CP | 美顏相機 | 吃瓜

  死亡擱淺 | 戀愛腦 | 吳彥祖 | 年下男 | 寸頭 | 括號

  偶像失格 | 夏日情結 | 猛男洗澡 | 獨居 | 高級臉

  猛擊現代藝術按鈕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